基洛夫破车制造厂

三无厂家 神经刀文手 TBC狂热分子

只是活吧,宝贝。

幽灵岛

谢谢哥哥!今天才想起来登lof 这么晚才回应真的太对不起了呜呜呜哇 给哥比心心!我明早起来看!

Urszula:

看完梵高传心血来潮的产物,不过写的蛮浅的,文中露露的原型是梵高,不过也不是完全一样。主要是,我这种水平完全写不出精髓啊。

 @基洛夫破车制造厂  今年份生日快乐❥

BGM: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25699064&autoplay=true&market=baiduhd


繁星点点的夜裡
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
画出你调色盘裡...

29
布拉金斯基每天凌晨三点醒。那时候路灯亮着,蛾子纷飞,也撞他窗子的玻璃。有一天琼斯忘记关窗户,那些飞虫便在某个隐秘的时刻一拥而入。当布拉金斯基醒过来,整间屋子都被蛾子攻占,它们翅膀上眼睛似的花纹注视着他,在他的头发上,身体上,卷起一阵飓风。
他又踢又打地把琼斯搞醒。两个人一同奔出房屋。
没人愿意住在这里。房东要他们付钱,把虫子连同房子买下,琼斯不同意,房东就威胁要把那些飞蛾塞进他屁眼里。
给我一点时间。琼斯说。
布拉金斯基去买杀虫剂。
杀虫剂。琼斯说,跟在他后面。杀人也是一样的。
布拉金斯基笑起来。他转向琼斯,对他招了招手,让美国人到他面前来。
“这要…简单的多…”
于是琼斯少了...
2 21

【冷战组】生于死者

伊万说:“那真的是些好日子…”
这话是真的。
修好冰柜的制冷系统,把绿蝇与蛆虫赶回它们赖以生存的蛆壳,吃掉发臭的乳酪,你就也能说出一样的漂亮话。
“…也许…你能想象得出。”
琼斯小姐露出一个干瘪的笑容,表示她确实这么想象了。
她来的时候,把吉他包从肩膀上卸下,蹲低身子,一手扶着黏滑的门框,一手用力拔掉自己脚上的高跟鞋。这段时间内伊万一直注视着她。
“您是怎么认出我的?”她一边发问道,“您先前提到阿尔弗雷德——您怎么知道我是为他而来的?”
伊万的笑容显得极为腼腆。他将刀背到身后,用真挚的口气答道:“只是因为…您与阿尔弗雷德的配色很类似。”
琼斯小姐为这回答发笑。她用挑逗的眼神扫视伊万全身上下,状似不在意般抬手拨...

5 12

【策瑜】夜话

不知道写的什么玩意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该点支火把。”孙策随手搁了执着的书简,笑道,“外面黑的很。”
周瑜步入营帐,漫不经心地应了声。他只着一条被溪水浸得湿透的白裤,上身赤裸,发间尚未揩干的水滴在他脊背肩头蜿蜒出几数条晶亮痕迹,于帐中的烛火光里晦明不定。
“云沉风疾,后几日怕不是什么好天气。”周瑜蹙眉道,一手拧着湿发,忽的显现几分踯躅神色来,“需加急赶路了。”
孙策将手臂支在矮几上,撑头望着他,只道:“无需过忧。走的是官道么,倒不必担心大雨山崩。”一面招手让周瑜过去到他身边。周瑜不知其意欲何为。他略犹豫了一瞬,见榻上那人再度抬眼望来,眉梢唇畔都含着笑,这才迈步行去。
“河水涨高了。前路上多是...

22 39

【冷战组】歌唱家

给DK…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狗屎和呕吐物的媾和产物 呃 忍耐它吧 跪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伊万给自己倒水。他的左手抓着杯子,他的右手拎着茶壶。因而当他发现杯中水花四溅,壶水直直涌向茶杯之外,他还以为自己在发抖。
我不害怕什么。伊万想。我也没有生病。也许我是有点冷。
于是他准备走开去取自己的围巾。但一盏灯猛然坠下,成为他脚前的一摊亮晶晶的碎片。伊万惊讶地抬头,发觉碗橱中的碗碟也加入了震颤的行列。天花板上咔咔产生几道裂痕,它们汇聚在吊灯曾经放着光热的位置,那里现在低垂着几条线路,垂向灯的碎片,同时左右晃动。
这绝对不是我的缘故。伊万想。那么我也不冷。
冷的准确意象还未在他脑中生成,还未来得及使他

2 7

【策瑜】一去不复

周瑜步出营帐,直行向江畔。
他在江边岩礁上拾了个位置坐下,一面兴味索然地自酌着酒,一面以指尖在沙砾上随意勾画。此般不久,他原本流利的动作蓦然一滞,冷声道:“来都来了,躲什么。”随即脚底一抹,将沙砾上的痕迹磨灭去大半。
“来看看你。”那人笑道,自周瑜身后转出,也自拾了个位子,一屁股便坐在周瑜身侧,“如何?公瑾忧虑此战?”
“不得不忧。”周瑜蹙眉,指腹上下摩挲酒觞棱角,“倚借天时,犹有不测之处。若今夜东风不至…”
“——那便是败了,”他淡淡道,目光转向开阔江面,“瑜少不得以身向你…你孙家列祖谢罪。”
身旁那人听闻此言,不知缘何猛然爆发出一阵大笑,逼得周瑜险些绷不住面色,只想起身劈头盖脸揍对方一顿。...

12 37
像是沉没在风雪里。
超级好…!爱哥哥!给他一个大抱抱!

Urszula

 @基洛夫破车制造厂  妹妹提前生日快乐

因为好像画的不太看得出是谁所以注明一下吧orzzz


 此刻
有谁在世上哭,
无缘无故地哭,
哭我。 


(娜塔莎,蓝色勿忘我)


此刻 
有谁在世上走, 
无缘无故地走, 

走向我。 


此刻

有谁在夜间笑,
无缘无故地笑,

笑我。 


(阿尔弗雷德,鹰和星空)


此刻
有谁在世...

41
 

© 基洛夫破车制造厂 | Powered by LOFTER